广西北海网

明德生物经销模式疑点多

2018-05-16 00:11 作者: 浏览次数:

  武汉明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为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核心产品为POCT定量检测平台,该公司已于近日通过了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

  明德生物的产品主要用于血液检测,因此其终端客户以医疗机构为主,但是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该公司主要销售模式是经销,占全部销售的比重高达8成。与此同时,详细分析明德生物不同销售模式下的财务数据,其中却隐藏着非常耐人寻味的问题。

  

  根据招股书第356页披露,明德生物经销模式下毛利率为83.7%、直销模式下毛利率为95.79%,这就对应着在单位生产成本相同的条件下,明德生物同一款产品在直销模式的销售单价,是经销模式销售单价的387.17%。这同时也就意味着明德生物的产品,在经销模式下给经销商预留了巨大的利润空间,这是否合理呢?特别是在国家实施了“两票制”、意图压缩医药流通环节数量和流通成本的大环境下,明德生物给经销商预留巨大利润空间的目的何在?

  不容忽视的是,涉嫌商业贿赂一直以来都是医药生产类公司IPO的“拦路虎”,此前就曾有多家公司因涉嫌商业贿赂而止步于发审委。明德生物在将终端医疗机构客户“甩”给医药经销商,并为他们预留下巨大差价利润的背后,是否是将商业贿赂对应成本转嫁给经销商?

  事实上,从明德生物主营业务整体盈利能力来看,就非常不正常。招股书披露该公司毛利率高达83.34%,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基蛋生物的82.13%毛利率水平基本一致;但与此同时,招股书还披露明德生物的同类型产品平均生产成本,始终维持在基蛋生物的两倍左右。

  

  在这样的条件下,明德生物若要取得与基蛋生物相似的毛利率,就意味着该公司的产品售价,将相当于基蛋生物的两倍左右。这正常吗?相同功能的产品,较同行业龙头公司贵出近一倍,终端医疗机构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昂贵产品呢?退一步说,明德生物又是怎样让终端医疗结构接受该公司明显偏高的产品定价的呢?

  有一个细节数据是,明德生物的销售费用-宣传推广费中的“会务费”在2016年出现了大幅增加,这直接关联到该公司在2016年直销收入大幅增长;而“会务费”科目所代表的会议推销模式,则通常是医药公司向医疗机构采购人员实施商业贿赂的重要形式。

  

  此外,明德生物的经销商定位,也存在着不合理之处。根据招股书第129页披露,明德生物2016年重要经销商60家、实现收入7617.48万元,对应单个客户平均销售额为126.96万元;一般经销商684家、实现收入4479.45万元,对应单个客户平均销售额为6.55万元。经销模式实现收入合计12096.93万元。

  针对“重要经销商”和“一般经销商”的划分,明德生物在招股书第128页披露,主要是依据合作年限和年销售额来划定,也即被列入到“重要经销商”的经销客户,在2016年的对应销售额必然会大于50万元,且已与明德生物合作了一年以上。

  

  同时从招股书第154页披露的“报告期各期对单个经销商销售收入的分布情况”来看,2016年销售额大于50万的客户数量只有60家,这与同年被划入到“重要经销商”的经销客户数量完全一致。也即2016年凡是经销规模在50万元以上的经销商,全部被纳入到了“重要经销商”的范围。

  

  但是根据招股说明书第154页披露的“各期新增经销商情况”信息,2016年新增的经销商中包含1家销售额大于100万元、5家销售额在50至100万元之间,在正常评定“重要经销商”规则中,这6家新增经销商将因为不满足“与公司合作一年以上”的条件,不会被认定为“重要经销商”。但是这又将导致明德生物的“重要经销商”数量,存在前后披露矛盾,指向明德生物关于“重要经销商”分类标准形同虚设、虚估了“重要经销商”数量。


上一篇:银河证券在湖州设立长三角绿色金融研究中心
下一篇:美国前财长杰克卢:美国经济存在税改、贸易两大风险

关键词: 生物 重要 明德 经销商